次日。

  “我那资料不用给了吧?”一大早黑泽银爬起来和贝尔摩德面对面喝咖啡,休养生息,“你都能重演案件了,凶手是谁不可能不知道的。”

  “我想听听你的推理啊,看看有什么还需要补充的地方。”

  “我能补充的啊……”黑泽银把杯子搁在了桌上,“我们一人一段对下来好了,从头开始,若是一方的回答另一方不满意可以自行打断。首先说说立场如何,你觉得杀人的人对,还是被害者有理?”

  “自然是被害者有理。”贝尔摩德微微一笑,“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。”

  “根据我调查的资料来看,这次的被害人倒真是无辜。”黑泽银点点头,“七年前的凶手毫无疑问是在网吧工作的收银员先生,他在七年前是背心男的跟班……恩,我就称呼他叫凶手了……你不介意也用特征称呼他们吧?”

  “不介意。”贝尔摩德和黑泽银交流了对这些人的称呼。

  “高中形成了以背心男为首的小团体,凶手也加了进来,由于性格问题被呼来喝去,自身也没准备反抗,逆来顺受,还仗着背后有不良集体作为靠山去敲诈,被发现了之后痛批了一顿,就恨上了背心男。”黑泽银道。

  贝尔摩德补充:“后来交往了一个女朋友,都是一路货色。她女朋友和穿高跟鞋的女孩是闺蜜,嫉妒女孩长得好看,家世又好,还有一个帅气霸道的男朋友,从女孩身上捞钱的同时,他女朋友还跟凶手抱怨女孩又怎么在她面前炫富。”

  “有天他女友和女孩同去网吧,女孩提前接到电话走了,他女友留在网吧,见到了跟着女孩踪迹找来的背心男一行人,凶手恰好不在其中,他女友勾引背心男,背心男等人离开,他女友在网吧遇到一伙流氓,被带走惨遭虐待。”

  “事后凶手询问女友是谁干的,他女友想着凶手又打不过那群流氓,而且与其说是流氓干的还不如说是长得更帅的背心男一伙人干的,也报一下自己被丢下的仇。然后她还觉得是女孩抛下了她才让她遭遇这些,就把女孩约上天台谈话。”

  “她站在栏杆旁,本来打算引女孩过来然后假装自己被推了一把让女孩身败名裂,结果没想到动作幅度过大,直接越过栏杆栽了下去,死了。因为本就是女孩在理,再加上女孩身世高贵,就把这件事情定性为自杀,隐瞒了下去。”

  “凶手觉得是背心男和女孩联手害死了自己的爱人,便准备实施报复,但一直找不到机会。”

  “直到同样觉得害死闺密的女孩因为愧疚觉得自己配不上背心男,主动疏离背心男,然而背心男不肯放手,想要继续和女孩在一起,就策划了七年前的网吧探险活动,本来准备装神弄鬼以博得佳人一笑,没想到反被凶手利用。”

  “凶手虚与委蛇,展开了连环杀人行动。事实上他本来准备除了自己和小太妹之外其他人全部杀光,不过高跟鞋女孩出了摔倒的意外,他以为她死了,便放弃对他出手,自己伪装杀自己没成功的现场。”

  “紫发男是随机杀人名单中的第一人,凶手刻意落在最后,挑中了距离最近的男生先用乙醚将其迷晕,等到紫发男倒地后再找准要害刺杀。因为当时场景很混乱,周围很黑,所以没人发现。”

  “凶手可以刻意行动,保证重新亮灯后距离吧台的电话最近的人是他,拖延警察到来的时间。”

  “耳钉男是第二人。凶手算准了耳钉男的洁癖,让他去捡出水口的东西,接触到加了氰酸化合物的水,再用凶手掉包过的酸性较强的纸巾擦拭手,两种东西化学反应下产生了将人致命的毒气。”

  “电源是用定时装置切断的,那种状况下他突然跑出去能吸引众人视线……在一片漆黑中他故意发出倒地的声音,还放出恐怖音乐,就是为了扰乱人心,方便他逐一攻破,同时也是让之后幸存者为他的无辜作证。”

  “接下来所有人都被他分散开来,最后的两个人,高跟鞋女孩和背心男,一个被吓昏,一个被捂住嘴巴插死……吓昏高跟鞋女孩的视频呗储存在一光盘里,那光盘被折成两半藏在了大厅的电脑里面……”

  “在休息区唯一一个穿校服的人死因是勒死,当时现场放了一堆女人的头发,作案手法是……”

  “小太妹和穿蓝衣服的都在网吧的对战区,都曾遭受过音乐盒的惊吓,前者昏迷,后者想要逃出去的时候胸口被正面扎了一刀,死后被吊了起来……当时在对战区里发生了……”

  “那个体型长得比较像你的人是在04包厢里被发现,死因是大量失血,在他的尸体附近可以看到……”

  “最后一个人是……”

  两个人你说一句我说一句,很快把整个案子解决掉了。

  不过黑泽银还是不懂。

  “留下这么多证据,为什么当时警方还是没有抓到凶手?”

  “你要知道并不是在七年前的案件发生以后才有闹鬼传闻的,事实上那个背心男是在听到闹鬼传闻后才包下了准备网吧一夜游。”贝尔摩德慢腾腾地喝着咖啡,“闹鬼的源头是因为网吧吧主的女儿被混混虐杀,导致他疯了,见到不良青年就恐吓,在自己网吧里杀了几个死有余辜的还杀了几个无辜的,被警方抓了,后来逃狱了,就在自家网吧附近晃荡,被凶手陷害,然后神志不清被警方带走了。”

  “混混……折腾吧主女儿的和折腾他女友的事是同一伙人吗?”

  “可以说他们在得手凶手女友之后才盯上吧主女儿,但吧主杀人在凶手杀人之前。”

  “这可真是……”

  “本来小凌也以为凶手是吧主,不过当年的女孩神志清醒了一会儿,记起了当年的细节,小凌这才起了怀疑,让我重新调查。”

  “全面翻盘了。”黑泽银笑道,也是重新拿起杯子喝咖啡,神色却有些遗憾,“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,凶手又常在附近的网吧驻足,能消灭的证据都消灭了,我们说的都是我们的推理,派不上多大的用场。”

  “没关系,小凌要的只是真相。”贝尔摩德摇头,“何况让他进监狱,那才是便宜了他,让他在外面生不如死,这才是小凌会选择的做法。”

  “我倒是险些被柯南洗脑了。”黑泽银哈哈一笑,“总想着犯人进监狱受法律惩罚就够了,差点忘了这世道可不仅仅是有法律存在。”

  “什么法律?”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rgxs.com/book/46881/1165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