……

???? 即便如此,曹一方在看过自己刚刚的表现后,还是要求再来一遍。

???? 吕惊蛰错愕:“不是挺好的吗?哪里有问题么?”

???? 曹一方道:“我走神了。”

???? 吕惊蛰:“真看不出。”

???? 曹一方亲热的将胳膊搭在他肩上,语气却很严厉:“你要是连演员走神都看不出来,以后就永远只能拍网剧了,吕惊蛰。”

???? 吕惊蛰从来没有什么大志向,相比之下,他要单纯许多。

???? 最初考上导演系专业的时候,他想得最多的就是未来当上导演后那些不可言说的福利。

???? 什么潜规则太难听了,自己这么帅,那必须是你情我愿的是吧?

???? 当然,现在知道水深,反倒没了贼胆。

???? 他嘟囔:“几个亿的网剧拍一辈子也行。”

???? 曹一方没听清,“你说啥?”

???? 吕惊蛰怕了他了,“行行行,再来一遍就再来一遍,反正你要知道我们工期紧就行,别耽误太多工夫。”

???? 曹一方看他的样子就好笑,乱发蓬松,胡渣也不刮,整个人胖了一圈黏黏腻腻的,“瞅瞅你的德行还有你的话,你怎么这么像个包工头?”

???? 吕惊蛰一撩秀发,“男人,重在有趣的灵魂。”

???? “灵魂看不到,体重目测长了二十斤。”曹一方反手拍他肚腩:“你再重下去,以后连JJ都找不到了。”

???? 吕惊蛰陡然色变。

???? 他最近真觉得越发小了……这就是相对论吧。

???? 曹一方回到正题,他凑近小声道:“最近我状态不好,睡觉不足,又太分心,只能多来几遍,用次数弥补状态不足,几个亿的剧,拿不值钱的演技填充,不合适对不对?”

???? 吕惊蛰没好气的推搡他:“你都自己作的,早该减减负了……行了,再来一遍。”

???? 冯田自然没问题,他对表演相当专注,发挥稳定。

???? 拍完以后,曹一方跟冯田边聊边走,留下围观的孩子感慨。

???? 沈遇安最有天分,看完之后垂头丧气的感慨:“差距好大,心好累……”

???? 邱山淇百无聊赖的压着长腿,蹙眉半晌,“我如果说我看不出什么东西来,会不会显得我很白痴?”

???? 米言兮这两天也来了,作为一个没有经过科班训练,场间或许演技最差的人,反倒颇有心得。

???? 他认真说道:“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,听着演员表演说话,觉得没什么,都挺自然的,但在拍摄现场看,感觉又完全不一样。”

???? 两人目光被其吸引,沈遇安等下文,“哪儿不一样。”

???? 邱山淇则眼睛一闪。

???? 米言兮不愧是偶像出身,出落的越发水灵,就是长相实在太过女气。

???? 明眸皓齿,头发服贴,看上去像个女扮男装的瓷娃娃。

???? 女孩子都喜欢好看的男孩子,邱山淇简直忍不住想上去捏捏他吹弹可破的小脸,然而米言兮虽然被黑得很惨,但也人气奇高,论资排辈,咖位也远在他们俩之上,不敢造次。

???? 米言兮道:“看其他人表演的时候,言谈举止也都很自然,这大概也是不错的演技,就是太自然了,说话跟平时一样一样的……刚刚一方哥和冯叔演戏的时候,基本也都是对话,可他们讲话就一听就是不一样,就是演员在对戏。”

???? 邱山淇礼貌微笑,脑袋偏向沈遇安:“他在说啥?”

???? “他的意思是台词功底。”

???? 沈遇安道:“表演状态下,说话吐字都跟平时有相当的差异,通常舞台剧是最夸张的,我们经常说舞台剧演员台词功底特别强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们习惯了夸张的抑扬顿挫,要让观众在看不清面部表情的情况下,感知到角色情绪,台词就特别重要。”

???? “影视剧不太一样,更要求接近生活化,但也不是一味真实就行,生活里我们说话,自己感觉不到,其实都带有一些口音,或者语气太平缓,气息不足,拍戏的时候要是按照这种‘真实’来拍,最后只会被观众骂死。”

???? 邱山淇想了想,“那我们都有这样的问题。”

???? “练呗。”沈遇安无奈道:“一点一点进步,一般年纪,台词功底很难上的去。”

???? 米言兮第一次见曹一方是在声临其境的综艺现场,他羡慕道:“像我之前在声临其境看到的前辈们,我们练到那种水平就很厉害了。”

???? 沈遇安就很想笑,“那……那节目上任何一位,放在演员圈子里都是台词功底超神的大能,个个都能胜任高校台词老师,做专业配音都绰绰有余,我们先不要想那么远……”

???? 米言兮看上了他,“要不你教教我?”他苦恼道:“我每次表演都被全网嘲,这次虽然戏份不多,也要努力表现啊。”

???? 沈遇安连忙拒绝:“我哪行!我还是新人!”

???? “你可以的!”米言兮知道自己来演那个迹部少爷就是玩,戏份很少,曹一方和导演都没空训练他,连忙吹彩虹屁,“一方哥到处跟人说,说你天赋卓越,惊才绝艳,放在中戏北影也是万里挑一的奇才,你帮帮我呗……”

???? 沈遇安不知道米言兮乱用成语的毛病,当时就有点上头,脸涨的通红,一口真气窜得三花聚顶,忍着笑问:“一方哥……真这么说啊?”

???? 米言兮眉头一皱:“那我能骗你吗?他不说我怎么知道?”

???? “嘿嘿……嘿嘿嘿嘿……也没有那么好啦……”沈遇安彻底失去方向。

???? 曹一方确实说过类似的话。

???? 他当时是有点奇怪的跟吕惊蛰聊,“沈遇安的表演天分放在中戏北影也是中上,怎么会去了我们那学校?”

???? 吕惊蛰回答他:“因为穷。”

???? ……

???? 在饭堂里,曹一方和冯田一桌。

???? 冯田特卑微的不停道谢。

???? “谢谢谢谢,真的谢谢。”

???? “没想到老弟你还记得我!”

???? “这碗酒我干了!你随意!”

???? “真的,演了这么多年戏,全是没有半点存在感的小配角,恨不得讲三句话就咽气,还基本都是烂片,你这么大的投资,这么好的角色,就给了我,我都觉得不真实。”

???? 冯田是东北人,又不是科班出身,东北人通常觉得他们说得就是普通话,所以尤其难以说好普通话,总带着浓郁的翘舌音,冯田演戏的时候却生生的把口音磨干净了,就这一点,曹一方就觉得殊为不易。

???? 更别说他的演技还远超同侪。

???? 曹一方都汗颜,“别介啊……也是个小配角,老哥不至于。”

???? 说话间,他又干了一碗啤酒。

???? 曹一方开始怀疑他就是想混口酒喝。

???? 这时他听见另一桌传来喧闹声,转头看去,却是米言兮和沈遇安还有邱山淇三个孩子。

???? 他们貌似在吃饭的时候还在玩什么小游戏,那叫一个欢腾。

???? 曹一方突然就特别怀念,也很羡慕。百镀一下“文娱大戏精”最新365bet邮箱_365bet赌城充值_英国365bet官网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rgxs.com/book/21998/559/